June 02, 2016

把夜給我

當夕陽的最後一絲霞光消失在天際,夜幕低垂,我願能獨處一隅,享受夜的靜謐。躁亂、紛擾統統丟到白晝裏,心兒去野外看空濛的夜景。一襲長裙,秀發披肩,手捧唐詩宋詞,借著月華,追尋前世的夢幻。那已消融的生命,曾是多麼地鮮活,憂傷悲懷穿過時空,擊撞著一代又一代人的心靈, 只有山野見證過他們的存在,留存他們的氣息。那塊月光下白得耀眼的大板石,還留存著他們起身的餘溫,他們的體香。我坐下身,石板冰涼如水,風從遠處吹來, 愉愉快快地親吻了我,又呼嘯著去了遠方。那堤壩上粗壯的兩棵柳樹,細柳低垂,嫋嫋娜娜。

那曾揪著樹梢打秋千的孩童,在樹蔭下忘我讀書的少年,折枝相送的友 人呢?噢!他們徜徉在世代的書頁中,我在月下尋覓著曾有著鮮活生命的跌宕情懷,心靈穿越了千年的風雨,靈犀接應波濤洶湧的心潮。我是替他們行走的生命,我 的這份安逸閒適,何不是他們千百年來血淚的抗爭。我仍在抗爭,與自己,與這個世界。
只有夜幕下的曠野,才能還原世間的清純,才能縮短時空的界限,才能讓人警醒。獨處一隅,一本書,一杯香茗,勝似瑤臺仙地。
當夜收盡最後一絲晚霞,我願任何人不要打擾我,包括我的家人。我把白天獻給瑣碎的日常事務,但夜晚則給我。讓夜幕將我緊緊地包裹,把世間的淒涼一點點地從我身心卸去。如毯的夜幕,溫暖的覆蓋在身上,讓我感受天地的仁慈厚愛,幸福地做個大地的乖乖女。從嬰孩長至中年,父母已老,成了老小孩,孩子還小,自己已到避風遮雨的年齡。白天站穩腳跟,任風吹日曬,雨打霜凍。但夜晚則要月明風清,好讓我梳理零亂的心緒,舔舐傷口,讓夜的清涼平息燥熱,好回歸夢的香甜。

當明月高懸、繁星閃爍之際。願一豆油燈伴我,就如二十年前,在農場一個長滿蒿草的院落,一間小屋,一個土炕,搖曳的油燈下,圍著被褥的我,徜徉在文字的浩渺中。在外人看來那是荒涼與寂寞的地方,而正是那孤寂的夜晚,給了我一生最富有的財富。我想若此生我富有榮華卻丟失了文字,那將是多麼可怕!多麼赤貧!白天行走在街市,囊中羞澀。夜晚,思緒如楊飛的駿馬,當一個個文字跳躍出動人的樂章,心真有點飛的感覺。

把夜給我,我對愛人說,白天我可馬不停蹄的為家操勞;把夜給我,我對孩子們說,你們只顧認真專注地學習,讓媽媽陪在一旁心無旁騖地走進文字的殿堂。

把夜給我,我好在文字的源泉中解渴,休憩,成為驕傲的巨人!

Posted by: zhuleni at 01:42 AM | No Comments | Add Comment
Post contains 12 words, total size 3 kb.




What colour is a green orange?




12kb generated in CPU 0.02, elapsed 0.0312 seconds.
35 queries taking 0.0225 seconds, 59 records returned.
Powered by Minx 1.1.6c-pink.